校長信箱 | 舊版回顧 | English

您現在的位置 :

首頁深度報道正文

學會中文 世界好像打開了另外一扇門——一帶一路的“國際杰青”在山科

發布時間:2019-05-08  點擊:

兩千多年前,張騫出使西域,就和伊朗開始了交流。如今,伊朗的青年學者納賽爾(Naser Golsanami)重走絲綢之路,他在伊朗完成本科、碩士學業后,選擇來到中國攻讀博士,并成功入選“國際杰青計劃”,開啟了在山東科技大學的科研之旅。四年的時間,他早已喜歡上了青島這座“開放、現代、活力、時尚”的城市。

伊朗學者入選“國際杰青計劃”

算上讀博,納賽爾在青島生活已經超過四年了。博士畢業后,他選擇繼續留在青島,并入選“發展中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家來華工作計劃”(簡稱“國際杰青計劃”),開啟了在山東科技大學的科研之路。

據介紹,發展中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家來華工作計劃于2013年啟動,是中國“科技伙伴計劃”重要內容。國際杰青計劃旨在落實“一帶一路”科技創新行動計劃,促進中國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科技人文交流,合作培養青年科技領軍人才,鞏固科研機構、大學與企業的長期合作關系,搭建青年科技人文交流平臺,促進務實國際科技合作。

“這是中國科技部劃撥經費,資助研究人員來中國開展合作研究的項目。”納賽爾認為,伊朗和中國從中國的西漢王朝就有了文化交流和貿易往來,中國提出的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符合兩國的共同利益需求,更為他們這樣的青年學者提供了越來越多的機會。

山東科技大學是一所因煤而生、因煤而興的傳統煤炭行業高校,這里有國家重點實驗室培育基地、教育部、省重點實驗室等科研平臺,對于做數字科學、人工智能方面研究的納賽爾來說,這是一個繼續深入合作研究的機會,經過申請,通過“國際杰青計劃”納賽爾和山東科技大學牽手走到了一起。

納賽爾表示,山東科技大學重視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留學生的教育和培養,他向更多伊朗學子推薦過,建議他們來學習和交流。同時,他的專業方向為礦業巖石力學與工程,而礦產行業合作在伊中經貿往來上占有較大比重,因此也期待在兩國經貿和能源合作上貢獻自己的力量。

會四種語言學中文為了解文化

采訪中,納賽爾用一口流利的漢語回答記者的提問。來中國前,納賽爾會說土耳其語、波斯語和英語三種語言。“雖然讀博士是全英文授課,可以用英語交流。但我剛踏上中國的那一刻起,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學會中文,這樣才能更好地了解中國的文化。”納賽爾說,學會中文后,他覺得世界好像打開了另一扇門。

“我會了中文,才明白很多老師、很多同學朋友的思維方式,獲得的東西遠遠說不清。而我也很難向沒學中文的國外同學解釋,他們不學中文,或許永就不會明白這種感覺。”

現在他的看法是,不管留在中國,還是離開,一定要學會中文,因為“世界各地都有中國人”。

在山東科技大學做科研交流的閑暇,他會觀察周邊的有趣的生活。“中國的老人太健康了”,這是他觀察之后感覺和伊朗最大的不同,他很認真的和記者說,“東方我去過,西方也去過,但是從來沒有在別的地方看見過老人跟著孩子跑的。”

納賽爾說的情況是小區里爺爺奶奶帶孫子、孫女的場景。中國的老人一邊看孩子,一邊跟在孩子后邊一路小跑,在他看來,這就是中國的老人“太健康了”。在伊朗,自己的孩子一般都是自己帶大,很少有老人幫帶孩子的情況,而即使是老人幫著看孩子,也很少能跟上小孩子的步伐,所以納賽爾覺得中國老人很棒。

說起孩子和婚姻,納賽爾告訴記者,他的妻子在伊朗是醫生,現在也在山東進修學習,“因為她比較喜歡學習,這里能學到更多的知識,開展更多的研究合作”。妻子在山東濟南,他在山東青島,他微笑著說,“我們倆算是兩地分居,不過每個周或者半個月就可以見一次面。”

“強迫”學生開口說英語

現在納賽爾除了在山東科技大學礦業學院做科研工作之外,還經常給學生們上課、做講座。他喜歡做的事情,就是強迫“讓學生開口說英語。”

納賽爾在念博士的時候就經常給本科生上課,到了山東科技大學,他和學生交流的機會就更多了。他發現了中國大學生的一個小問題—— “大家都比較害羞”,不愿意開口交流是大學生的通病。

于是納賽爾在課堂上,主動和學生們溝通交流。他說“大學生能從那么多的高中生中考入大學,說明很優秀。每個學生其實都有自己的才華和能力,那為什么那么謙虛呢?這是不對的,在對待學術問題上,一定要主動積極的溝通”,他每次都會提問,然后和學生們頻繁互動,他對中國學生的建議是:“一定要表達出來。”

而對于經常到他辦公室交流的同學,他還會“強迫”他們說英語,盡管自己可以說一口流利的漢語,但是他經常裝糊涂,“學生說漢語,我就說聽不懂,要求他們用英文交流,開口說英語。”


愿為中伊友誼做出自己的貢獻

在中國的生活是否習慣?納賽爾認為,這根本不是一個值得糾結問題。他告訴記者,盡管來自不同的國家,但是一個地方怎么樣,歸根要看這個地方人怎么樣,而他覺得“我遇到的每個中國人,都很善良,沒有遇到過不好的人”,所以交流生活都很融洽。

“飯局”是納賽爾是少有的難以理解的“中國文化”。無論生活衣食住行的各方面,納賽爾看起來已經深深融入中國——除了“飯局”。做完學術報告或研討活動后,朋友們一般都會熱情的邀請他一起用餐,但中國的用餐從座次、吃菜、敬酒、倒茶等環節都很講究,也有很多文化和規矩,往往讓他感到有些“茫然”甚至“尷尬”。

他笑著告訴記者,“在我們那里,做完事就是做完了,很少去吃飯。而且吃也很簡單。這里講座結束后,人們請我吃飯,我很奇怪,為什么呢,吃飯有什么意義?當然,后來我知道了,哦,這里有很多規矩和文化。”但他也表示,歷史悠久的中國作為禮儀之邦,自古以來注重各種禮儀禮節,從吃的東西到餐桌上面的行為都非常的講究,自己會逐漸去學習和融入,但還是期望飯局能少一些或程序上適當簡化一點。

對于未來,納賽爾的心態非常平和。就像他讀博士的時候不覺得苦一樣,“一定要有興趣,要足夠努力,才能享受生活。”他經常掛在嘴邊的話是“人生沒有很大事”。他表示“來山東科技大學工作以后收獲很大,研究上,在中國可以學習到很多以前學不到的尖端知識,學術進步飛速;生活上,中國五千年文明留下的很多經驗讓我受益匪淺。”

歷史上,中國和波斯貿易、文化交往不絕于縷。今天納賽爾希望自己能作為萬千友誼締造者中的一員,這份工作結束后,能夠繼續留在山東科技大學這片他熱愛的青島土地上,做自己喜歡的科研工作,也為中伊友誼做出自己一點點貢獻。記者:任波 責編:徐展)